当前位置 :苏州信息港-苏州新闻 > 民生新闻 > 苏州钟表匠要当业界“华为”

苏州钟表匠要当业界“华为”

导读:田亮正在工作室内调试苏钟。□记者 王 可 摄 □苏报记者 王可 随着手机等电子设备的普及,计时工具不再限于钟表,钟表匠开始在大众视野中悄然隐退。然而有着顽强生命力的钟表技...

  田亮正在工作室内调试苏钟。□记者 王 可 摄

  田亮正在工作室内调试苏钟。□记者 王 可 摄

□苏报记者 王可

随着手机等电子设备的普及,计时工具不再限于钟表,“钟表匠”开始在大众视野中悄然隐退。然而有着顽强生命力的钟表技艺并未就此“停摆”。在苏州钟表匠田亮的销售“朋友圈”里,记者意外地看到了诸多“新鲜”面孔——名表玩家、古董钟表收藏家,乃至瑞士品牌表的大咖设计师。

今年7月,田亮随中国钟表协会前往瑞士交流学习,而以苏州园林“四季盛景”为主题的文创怀表、宋锦表带等有着浓浓地域文化的设计更引发了当地钟表设计大咖的浓厚兴趣,纷纷向田亮发来合作邀约。

不仅如此,大胆走出国门的苏州“钟表匠”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要成为钟表界的“华为”。

子承父业坚守30余年“钟表匠”只想留住苏钟文脉钟表匠”

苏州人造钟要追溯到1589年,当时常熟人瞿太素拜传教士利玛窦为师,学习钟表及天文仪器的制作。掐指一算,苏钟距今已有430年了。此后,苏州的钟表制作业蓬勃发展,苏钟也名声大噪。

历史上,苏钟、广钟和宫廷钟并称为中国三大钟表。实际上,苏钟在形成批量生产能力上,还要早于广钟。清代,苏州生产的钟表不但在民间广为流传,还成为贡品献给清朝皇室。

但近年来随着手机等电子设备的普及,计时工具不再限于钟表,钟表生意渐入低迷。“我父亲田国柱曾是苏州众多修表匠中的一员,他不忍看到多少匠人创造的苏钟历史就此消亡。”在父亲的影响下,三十年来,田亮一直致力于苏钟技艺的传承与推广。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观前街的田亮的馀昌钟表工作室,相较店外的熙熙攘攘,安静的工作室里,田亮从容地在案台前摆弄着。案台上,摆放着镊子、起子等大大小小的工具。田亮介绍,光是给手表加油的油碟里,就装着从稀到厚4种油。

一手拿镊子,一手拿表棒,戴着放大眼镜的田亮屏住呼吸,生怕一个喘息就会让手抖动,整个过程他格外专注。“多了不行,少了也不行。就像烧菜讲究火候,上油也是如此,这样才能让钟表最好地运行。干我们这行,就得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清苦。”

从怀旧市民到专业钟表收藏家

多元化需求壮大消费“朋友圈”朋友圈”

田亮的微信朋友圈里按钟表年份、门类、专业级别的不同,共添加了几千人,这还不含未添加微信的顾客。

32岁的市民周先生带着一块老式手表找到田亮。“这块上海牌手表是1985年我父亲买给母亲的结婚礼物。三十多年过去了,母亲一直戴在手上,最近手表出了点问题,常常走走停停,想找你修修。”周先生说,由于机械老化走时不准,他找了很多地方,都称“这种老式手表不修了”。找到田亮后,周先生花了不到100元就修好了。

“中国有着世界最大的钟表消费市场,但很多品牌钟表的售后仅限于北上广,无法及时满足消费者的需求。”田亮说,很多顾客向他反映,即便成功送去维修店维修、保养,但动辄三个多月的维修周期实在让人头疼。

家里用惯了的时钟不走了,承载着回忆的老表停摆了,彰显身份的名牌手表到了保养期……老顾客们都会来找田亮帮忙。

随着“馀昌钟表”知名度越来越高,田亮“朋友圈”里渐渐多了一些新面孔,诸如来自全国各地的专业名表玩家、顶级古董钟表收藏家等。顾客张穆(化名)来自浙江湖州,是名专业钟表藏家。他收购的一台船钟因年代久远无法正常使用,慕名前来找到田亮。田亮和父亲田国柱联手修复、还原了其中的零部件,将船钟修好,了了张穆一桩心事。

田亮说,这些操着不同方言的钟表收藏家、名表玩家,因对钟表的热爱聚到了一起,他们定期组织交流会,共赴钟表展。在此过程中,他们会委托田亮帮忙鉴定,为钟表做维护保养。“钟表的特殊性在于对时光的铭记。光阴流逝,钟表记录和承载了人们对生命的感恩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回忆。”热衷于古董钟表收藏的张穆如今更是离不开田亮这位特殊的“钟表匠”了。

“新元素”让老手艺容光焕发新元素”

国际“大牌”伸来橄榄枝大牌”

特荐精彩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

最新资讯分享

热点新闻资讯